从中央到省、市 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政策密集出台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曙光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体现出中央致力于为民营经济发展提供长期制度保障、增强民营企业改革发展信心的深刻用意。“加上此次意见,‘三连炮...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曙光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体现出中央致力于为民营经济发展提供长期制度保障、增强民营企业改革发展信心的深刻用意。“加上此次意见,‘三连炮’释放强烈信号,要为民营经济发展提供长期性、稳定性、系统性制度框架。”王曙光说。

  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放开民营企业市场准入,打破各种各样的“卷帘门”“玻璃门”“旋转门”,为民营企业打造公平竞争环境,开辟更广阔的市场空间;切实落实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费负担,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为民营企业发展“解渴”“输血”,让民营企业“轻装上阵”;健全执法司法对民营企业的平等保护机制,保护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合法财产,让广大民营企业家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意见》5000多字、28条举措,干货满满。

  民营经济发展再迎政策红利

  对民营企业家来说,这个冬天相当暖。《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22日公布。意见围绕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制度化的长期稳定发展环境,推动民营企业改革创新、转型升级、健康发展,提出一系列有分量的政策措施。

  东莞农村商业银行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该行已先后推出“莞快贷”一系列产品:其中“税融快贷”在三个月内突破十亿元余额大关,截至今年11月底,该产品累计授信金额达30.87亿元,贷款余额22.71亿元,支持小微企业5074户;全口径小微贷款余额755.5亿元,较上年增加88亿元,小微贷市场占有率连续7年稳居东莞市银行业第1位。

  近几年来,从中央到省、市,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政策密集出台。《意见》释放强烈信号,要为民营经济发展提供长期性、稳定性、系统性制度框架,进一步激发民营企业活力和创造力。税费负担重,融资难、融资贵……记者梳理发现,针对长期困扰民营企业发展的痛点难点,《意见》提出精准有效的政策措施。

  如今,民营经济发展再迎政策红利。从引导民营企业深化改革、支持民营企业加强创新,到引导民营企业聚精会神办实业、推动民营企业守法合规经营,《意见》推出一揽子导向性意见和指导性举措,为民营企业改革发展指明着力方向和实践路径。

  《意见》就优化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完善精准有效的政策环境、健全平等保护的法治环境作出具体部署。这些政策措施突出问题导向,富有针对性地回应民营企业家的关切,切中企业发展的痛点难点。

  近年来,放管服改革、减税降费、优化营商环境等政策红利不断释放,民营企业成为最直接的受益者。今年以来,受东莞“2个100亿、3个50亿”非公经济融资支持计划、“访百万企业助实体经济”等利好政策的推动,辖内金融机构纷纷运用金融科技手段为小微企业进行快速审批放款。

  破除痛点难点,推出一揽子导向性举措

  党的十八大以来,围绕民营企业关切的产权保护、企业家精神等重大课题,中央接连出台重要文件。2016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出台。2017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出台。

  东莞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生动缩影,民营经济则是其发展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截至今年8月,东莞民营企业登记注册突破117万户,贡献了全市近五成的生产总值,六成的固定资产投资,七成的税收,八成的技术创新成果和九成的企业总数,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力。

  在这些金融机构的加持下,实体经济在融资方面的获得感正逐步增强。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三季度,东莞新增民营企业贷款748亿元,增幅达26.9%;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1855亿元,同比增长15.3%;新增3家A股上市公司,境内上市公司数量突破30家,其中绝大多数为民营企业。

  去年,东莞率先出台“非公经济50条”,除了2018年至2020年3年间预计为非公企业减负近300亿元之外,更有500亿元的增值服务,推动“成本洼地”东莞成为民营企业的“成长高地”。随着各领域举措渐次落地,越来越多民营企业家感受到“是自己人”的安全感和获得感。

  改革开放40多年来,民营经济已成为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成果,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相关文章